欢迎来到小勐拉新金宝空间设计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国际新闻

博尔顿揭了多少白宫老底 让特朗普斥其为“疯狗

作者:e3job.com 发布时间:2020-06-25 14:41点击:
       小勐拉新金宝:美国总统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新书《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上架销售。
 
  博尔顿半年前就写完了这本书。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反应激烈。这位博尔顿的“前老板”以泄露国家机密为由,通过行政和司法程序延长本书的审查,甚至向联邦地方法院申请出版禁令。特朗普还在社交媒体上怒斥博尔顿为“疯狗”,并称这本书是“一本充满谎言和编造故事的集子”。
 
  书中当事人之一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新书出版之际发布声明,承认自己尚未阅读全书,却断言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和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的连续攻击一样,蓬佩奥并未举证。
 
  曾为多届美国政府服务的资深外交官包道格和德托马斯对《中国新闻周刊》确认了博尔顿书中内容的真实性。“这是显而易见的,特朗普自己的言行几乎证明了一切。”包道格说。博尔顿的老同事德托马斯则认为,《生事之屋》是以博尔顿为代表的华盛顿鹰派与特朗普“结合”失败的总结。
 
  据布鲁金斯学会统计,特朗普上台以来,白宫高官离职率达65%,为美国史上最高比例。其中,已经离职的三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位国务卿和一位国防部长全部与总统反目。面对博尔顿的新书,特朗普团队的反应尤其激烈。一些美国媒体认为,因为大选已经开始冲刺,博尔顿的爆料可能影响特朗普的选票。纽约大学法学教授瑞安·古德曼则指出,书中内容可能有助于再次发起对特朗普的弹劾。
 
  除了石油大亨蒂勒森和右翼媒体人班农,博尔顿和美国总统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国防部长马蒂斯等卸任后就与特朗普“反目”的多位外交和安全事务高官具有共同特征:曾在华盛顿被归为“激进鹰派”,属于政治光谱上的少数,但长期在政府中担任高级职务,同保守派、自由派精英共事。
 
  “虽然我不支持博尔顿处理政府事务的方式,但他是一位认真、能干的专业人士。” 德托马斯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称,博尔顿一直“工作井井有条,也具备完成其职务的知识水准”。2001年小布什总统上台初期,后来成为美国国务院分管核扩散事务助理国务卿的德托马斯曾在时任副国务卿博尔顿手下工作。
 
  能力受同僚认可的博尔顿在多届政府中担任助理国务卿、副国务卿、驻联合国代表等要职。与此同时,他也因频繁指责联合国等多边机构“无足轻重”、抨击美国外交界“不为美国利益着想”而知名,是华盛顿人尽皆知的“国家安全官员中的激进民族主义者”。
 
  和一般的保守派外交官不同,博尔顿在国务院几乎没有朋友,因为“他不是与自由派外交官有冲突,而是与国务院的所有反对党派立场的专业官员有矛盾。”德托马斯说:“我相信他为这种格格不入感到自豪。”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这个群体彻底从其他保守派精英中分离出来。
 
  特朗普胜选后,多数保守派外交官和国际安全高级官员都和他们的自由派同事一样站到了总统的对立面。小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公开表示,本届总统不信任“外交老手”。而作为外交“新手”的蒂勒森成为特朗普政府的第一任国务卿后,很快将总统的“不信任”带到国务院。他将国务院的预算削减三分之一,涉及2000个外交岗位,近百位高级外交官在数月内离职。
 
  博尔顿这样的“鹰派”则从特朗普对传统外交的不信任中看到了机会。特朗普对多边机制的反感、对“美国第一”的推崇,似乎契合了“激进鹰派”的主张。在德托马斯看来,博尔顿“可能认为他和特朗普在意识形态上是兼容的,他能够引导特朗普走向自己的议程。”
 
  当时的特朗普正处于急需用人之际。保守派精英离开后,美国政府中的大量关键岗位无人可用。由此,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在特朗普和鹰派外交精英间建立了起来。
 
  2018年3月,博尔顿成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第一次在白宫西翼拥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德托马斯批评“我们的政府对朝鲜所知太少”时,特朗普按照博尔顿的建议,向朝鲜提出“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方案。
新闻资讯
相关产品